倦怠PAI

英雄归处即地狱。

老物陈列_听钟人

我熟悉每一根指针走动的轨迹和它们细微的叹息,却无法触及它主人的掌心。

墙上的钟表仅仅是习惯于沉默地按照它早已熟稔的方式转动,抵达一个无数次经过的临界点,然而现在,同样的情况却因人的意志和周律的神秘化作宏大时间的枢纽,在无形却不可抵抗的力量的作用下将空间和人切换到下一个百年。

与那些已经消失的熟悉的影子在沉默中对望,逐渐淡化的目光下是不断涌动的记忆的暗河——即便是地狱的摆渡人也不敢犯戒的历史的脉络。

敏锐地察觉到细小零件断裂的声音,周身的一切都在不着痕迹地消失。

新的千禧纪年。

那么年轻的孩子依旧纯真欢喜地微笑着,谁也不知道谁会拥有下一个百年孤独。

暖调灯光下最后一个精美的表盘在微微颤抖的指尖下诞生。

一阵晕眩,视线在永远黯淡前的瞬间捕捉到沐浴着光明的精灵从那些指针中舞动着,飞驰着升腾而出。

一片黑暗伴随着早已失去的安宁和幸福重归。

即便有一天消失,这些从时间中诞生的自由的使者也会替代我去往所有地方寻找那个辞别的身影,在世纪末的最后一刻重逢。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