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怠PAI

英雄归处即地狱。

她不会是一个信仰宗教的人,她对幸福的定义现实而浅显,想要不知饕足的温饱,想要陪伴,想要新奇美妙的事物,想要生命。她恐惧,因而避讳赞颂死亡;她对永恒毫无兴趣,因为她懂得永恒是一场漫长的监禁。她对人性的固执胜过对神性的追求,她的理智教诲她热爱真实,她的感情亦驱使她坚持不为庸俗认可的正义。她如孩童般珍爱幻想,也如科学家般敬爱科学与奥秘。两种思想,谁都占过上风,谁也占不了上风,她不争不让,她没有宗教,淡化信仰,但她从不抛却原则,不背弃底线,不辜负自己。

评论